雅博2

  “(断腿)是一笔财富。不管谁问我,都这么回答。其实这三年痛苦很多,不能比赛,一半的时间不能训练,两次手术,还要忍受疼痛。”对于这段,张弛说的很诚恳,“但它对我整个人生的思想、心态等足球能力以外的东西帮助,不是挺大,是很大。”

雅博2

  从2011年断腿之后,直到2014年,整整三年时间,除去一场足协杯对阵中乙球队的比赛,其余时间张弛都游离在主力阵容之外,联赛更是一分钟没上。

  业余踢球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十二岁,张弛这次面临的选择比七岁时要重大得多——是选择上学还是去鲁能足校继续足球之路从而踢上职业联赛。

  当时是99年,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展了几年,足球正处于春天里。张弛的父母意识到这个行业处于上升期,踢足球如果能踢出来,生活会好一些,虽然这行是吃青春饭的。

  张弛出身于鲁能青训,其整个职业生涯都是一袭橙色。20岁那年,他进入一线队,开始随队征战中超。当时的鲁能正处于盛夏时节,是中国最好的球队,连济南的百度百科里面,都有这么一句:“中国足球冠军球队鲁能泰山队所在地”。

  遭受重大伤病再重新恢复,等于重建一次。因为左腿的改变,张弛在走路、跑步、踢球等方面的所有一切姿态,全变了,他不得不重新适应。

  2014年5月22日,在与广州富力的联赛中,张弛回到赛场,回到了球迷视野中。但此时的他早已不是当年的“小将张弛”,断腿也已成为遥远的往事,那些江湖恩怨,“早就过去了”。

  七岁时,张弛面临篮球和足球两个选择,他选择了足球,开始在济南当地一家业余俱乐部踢球,在那里结识了日后的俱乐部队友郑铮,另外这对儿CP在山师附小还是同学,后来也是一起来到鲁能。

  当时是99年,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展了几年,足球正处于春天里。张弛的父母意识到这个行业处于上升期,踢足球如果能踢出来,生活会好一些,虽然这行是吃青春饭的。



  作为鲁能87一代的代表性球员,张弛已在中国职业联赛里走过十年。中国足球像一把锋利的刀,在他身上刻下深深的伤痕,同时又像圣诞老人,赠予他生命的礼物。他身在其中,被中国足球大潮裹挟着,欢笑、泪水与伤痛,都浸淫其中,无法分割。

  在那段幸福的日子里,张弛随队拿到了08年和10年两个联赛冠军,青春飞扬的他开始展望一个成功顺利且美好的职业生涯。

  2014年5月22日,在与广州富力的联赛中,张弛回到赛场,回到了球迷视野中。但此时的他早已不是当年的“小将张弛”,断腿也已成为遥远的往事,那些江湖恩怨,“早就过去了”。

  国际足坛因为比赛断腿的事故也有出现,像爱德华多、西塞等人,他们大多伤愈后的状态都一泻千里,与巅峰时期的自己完全不可比肩,就像换了一个人,唯一能够恢复之前状态的,记忆中唯有威尔士中场拉姆塞一人。

  可能是当时中超赛场对于这种事情没有预案,处理起来也不如后来的登巴巴事件得当。“登巴巴还打了麻药,还能睡觉,我连麻药都没打,不知道为啥,整个手术就是在骨头复位时吃了两片止疼药。”这一幕令人想起关公刮骨疗伤的情形。

  国际足坛因为比赛断腿的事故也有出现,像爱德华多、西塞等人,他们大多伤愈后的状态都一泻千里,与巅峰时期的自己完全不可比肩,就像换了一个人,唯一能够恢复之前状态的,记忆中唯有威尔士中场拉姆塞一人。

  “(断腿)是一笔财富。不管谁问我,都这么回答。其实这三年痛苦很多,不能比赛,一半的时间不能训练,两次手术,还要忍受疼痛。”对于这段,张弛说的很诚恳,“但它对我整个人生的思想、心态等足球能力以外的东西帮助,不是挺大,是很大。”

  “职业足球,长时间高强度的运动,几乎不可能不出现伤病,或大或小都有。”张弛认为,“相对来说,断骨头早期受罪大,但骨头接上就接上了,可能耽误时间比较长。但韧带、半月板、软骨、膝盖这些伤其实更不容易康复。”

  经历了这几年,张弛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他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,儿女双全,这对于一个巨蟹座的男人来说,“很知足”。

  在与张弛的对话中,你能感受到那种充实的淡然,他一直期待的那种安安稳稳的生活和家庭就在眼前。虽然这位内向的巨蟹座男人对镜头和人群有莫名的恐惧感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已能够适应在赛场上曝光的时刻,“我就是因为喜欢足球,才会去万人之前展示。断腿之前,全场人一喊你的名字,鸡皮疙瘩都能起来,现在年龄大了,也成熟了,适应了。”

  “但对一个小孩来说,显然想不到这些。我从小喜欢足球,来到鲁能就可以天天踢。对于未来,谁知道呢?也是一种赌博吧。”

  “职业足球,长时间高强度的运动,几乎不可能不出现伤病,或大或小都有。”张弛认为,“相对来说,断骨头早期受罪大,但骨头接上就接上了,可能耽误时间比较长。但韧带、半月板、软骨、膝盖这些伤其实更不容易康复。”

  当时的鲁能队阵容强大,所向披靡。而以张弛为代表的鲁能青训小将幸运地进入这支最好的球队,他们的表现堪称惊艳。鲁能球迷幸福地讨论,“鲁能王朝还会持续至少十年”——他们非常看好这一茬球员的未来。

  岁月倥偬,白驹过隙。十年之后,再回首看走过的路,一切都变了,唯有张弛自己始终没变,他还是那个当年去往足校路上的懵懂少年,就像他的笑容,纯粹,真诚,不掺杂任何杂质。

  当被问到为什么踢足球时,张弛说这源于他的父母。张父喜欢足球,而张母也是一位运动达人,平时在单位打篮球。可能是遗传了运动基因,童年张弛非常好动,在后来的回忆中,张母开玩笑说他怀疑他当时患有多动症才被送去运动俱乐部的。

  张弛的儿子出生于他复出比赛前,似乎是为了提前庆祝父亲复出而来。现在张弛也经常带着儿子去踢球,他开始觉得传承这种东西很神奇,“没有刻意的教,他自己会倒步,垫步,会调整步伐。” 张弛说,“未来他如果想踢,我还会让他踢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